日前,教育部發佈《關於進一步做好小學升入初中免試就近入學工作的實施意見》,不僅重申義務教育階段免試就近入學原則,而且指出小升初具體操作路徑,包括單校對口直升、多校劃片以及隨機派位等方式。事實上,各地在此之前已經有多項探索,但是公眾在公平性問題上仍然有諸多疑問:劃片標準如何確定?劃片公平誰來監督?劃片情況下學校是否需要招生自主權?
   一問:劃片標準如何定
   對於劃片的標準問題,公眾一直充滿疑問:為什麼一街、一牆、一河之隔,上的學校就是“兩重天”?就連在同一個社區,門牌號不同,上的學校也不同。就是這看不見的“尺子”,也划出了學區房與非學區房天壤之別的價格。
   廣東省政府督學李偉成說,對於一些住在“邊角地”的學生,看上去,劃片是划到了離學校半徑3公里以內,然而這個3公里是直線距離,由於街區佈局或地形的實際情況,孩子的行走距離卻遠遠大於3公里,給這些學生造成上學不便的困擾。因此,政府在確定劃片標準時,也不可“一刀切”,應該有更人性化的考量。
   二問:劃片公平誰來監督?
   上海向明中學校長芮仁傑表示,政府強調對口就近入學,是為了減輕孩子的課業負擔,遏制擇校現象,給老百姓選擇權。但是現在校際差異客觀存在,雖然要求是搖號,但在實際操作中,還是難免有操作空間。這首先需要把生源信息完全公開、公示,接受社會的監督。
   有專家提出,建立第三方監督機制。如建立學區教育委員會和地方教育撥款委員會,由學區教育委員會負責制定本學區的教育發展戰略,由地方教育撥款委員會負責教育撥款預算,並監督政府部門撥款,是可行的思路,如此將徹底改變由政府主導教育撥款的模式。
   三問:多點劃片初中有多大自主權?
   包括廣州、上海、武漢等地的一些名校,往往都存在“劃片窄”的潛規則。群眾反映強烈的是:這些學校每年都會留下一些名額不參與劃片,這些名額高峰時期會占到招生總數的20%甚至更多,留給條子生、票子生及各類關係生,反而出現就近的學生進不去。
   為了緩解名校資源緊張的問題,一些地方的教育行政部門和名校還想出了“擴張”的辦法,一校拖多校,錶面上看是名校扶弱校,實際上只是掛牌改校名而已,校際之間仍然存在較大差異。而參與劃片或派位的就是這些“掛牌”學校,原有名校的學位卻被留下來“暗箱操作”,往往出現有學生劃片或派位到“掛牌”分校都不肯去,因為它雖然叫了名校的名,卻無名校的實。
   武昌實驗小學校長張基廣說,多點劃片就不應允許初中有自主權。一旦學校有自主權,就容易形成尋租空間。義務教育階段不應該給初中以自主權。
   教育界人士說,政府部門只負責投入和依法監管學校依法辦學,不得干涉學校的辦學事務。從辦學性質來說,由政府出資舉辦的公辦學校,政府部門可以要求其招生範圍,但也不宜干涉其招生過程和教育過程;而對於社會資本舉辦的民辦學校,政府部門不能幹涉學校招生。只有尊重自主辦學權,才能讓每所學校辦出特色,而不是千校一面。(據新華社廣州1月28日電)  (原標題:“小升初”劃片三問)

rwjnylvw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